笢弊蚺試彆(票)湮妏奩枑倳笢弊鼠鏍樓Ч滅毓

﹛﹛森棒栳堤腔⑻醴ㄛ祥躺楷栨賸粹綬鏍潔秞氈跺俶趙睿牁曄趙腔杻萸ㄛ肮奀質牖賸昹源貉曄腔桶珋倛宒ㄛ妏昹栥貉曄迵笢弊瑞跡睇廜慴見疣帠匢侗葯陎螟疰鵌撣鼚唌〤鑫し硅窱譫颲蝵銨嬬蘉痋ㄐ﹛>邿綬控吽栳眙摩芶萵軞冪燴栦瞳鏍佽ㄛ▲粹綬喪怹勦◎婓笢弊眒冪換釭賸撓測芄爰駍▲粹綬阨檢湖檢◎載岆拸侘閥肥瘏侘銨﹝

﹛﹛作者:高木直子譯者:洪俞君出版:大田出版因為「一個人」系列漫畫廣受讀者喜愛的高木直子脫單了!她和丈夫40幾歲才相識,本以為可以好好享受兩個人的二人世界,誰知懷孕、生產接踵而來。「過去一個人的心情一個人照顧,現在會變成兩個人的關心對話;一個人可以哈哈大笑,現在兩個人一起為一些無聊小事笑得更幸福;一個人上網搜尋百大拉麵店,現在變成搜尋育兒秘方;一個人閒散地喝酒,現在聽到女兒的飽嗝聲就好滿足......」三個人的生活,兵荒馬亂,但同樣溫暖幸福呢。作者:五十嵐太郎譯者:謝宗哲出版:原點出版社全球化時代,都市間競爭高度白熱化,受矚目的建築案更顯得異常重要。谷口吉生的MoMA增改建、SANNA的羅浮宮朗斯分館、d茂的龐畢度麥次分館,都不只是單純的美術館,而是在導覽書上一定會出現、世界各地觀光客非造訪不可的品牌建築。為何日本建築家的作品,如此受到世界各國的喜愛?由日本知名建築學者五十嵐太郎所撰寫的本書,將大大滿足這個好奇與渴望。書中第一部列舉的是體驗戰後高度經濟成長期、在1920-1930年代出生的建築家。第二部統整了安藤忠雄與伊東豊雄等,被稱之為野武士的1940年代出生的建築家,以及SANAA、d茂、隈研吾等,在全球化時代於國際崛起的1950年代出生的建築家。接茞臚T部的對象是後泡沫世代。此外,在各個段落中間,也各自放入一些能夠補足本書內容的隨筆散記,並珍貴附上日本建築家的系譜圖表及在世界各地的作品一覽。葉聖陶之孫、江蘇省作協副主席、作家葉兆言是個為寫作而生的人,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創作至今,他不停寫作,往往一部長篇小說還沒有寫完,另一部長篇小說已經又開了頭。即使年過花甲,寫作之火仍熊熊燃燒,2018年年初,他的第十三部長篇小說《刻骨銘心》出版上市,他憑借該書折桂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傑出作家」。葉兆言告訴記者,他享受寫作過程所帶來的樂趣。他不停寫作不停嘗試,《刻骨銘心》中他在開頭就用了四種敘事手法,為的是證明好的作品不拘泥於形式,而在於創作的自由。■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河南報道就在葉兆言來鄭州的高鐵上,他正在為新作《南京傳》收尾,如今《南京傳》已經出版上市。葉兆言日前在鄭州松社書店分享《刻骨銘心》的寫作歷程時,他開玩笑地說道,他於自己的作品就像是一個不合格的父親,作品出來後他便不再理會,繼續投入到下一部作品的創作中。葉兆言是一個有寫作激情的人,基本上這本書沒寫完,下本書已經迫不及待了。「我很少回頭看自己寫的東西。今天聊《刻骨銘心》這個話題其實是一件很勉強的事情,對我來說,就像口香糖已經嚼完吐掉,現在要再放進嘴裡聊聊這個味道。」寫作新嘗試致敬契訶夫《刻骨銘心》是一部群像小說,以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南京為背景,展現了在軍閥混戰、日軍侵華的歷史時刻,各路人物在這裡經歷的刻骨銘心的人生。小說初稿於2017年首發於《鍾山》雜誌,後葉兆言又對書稿進行潤飾修改,增加了《在南京的阿瑟丹尼爾》等章節段落約1萬字,表現了日軍侵華時南京城的慘烈氛圍,具有濃重的家國情懷。文學評論界認為,《刻骨銘心》是中國原創文學的重要收穫,也是新歷史小說的又一代表性作品。這部小說雖具有較強的歷史色彩,然而其意卻不在寫歷史,而是寫「人」,寫人的生活、情感、命運,痛與愛,失意或歡欣,描畫出大時代背景下的悲喜人生。對於葉兆言而言,《刻骨銘心》是自己作為一個寫作者「水到渠成」的作品。「作為一個寫東西的人,腦子裡有一堆故事可以寫,很偶然的機會看到『刻骨銘心』四個字,就如同找到了一根線,能夠把這些東西都串起來。有了名字就可以幹活了,一旦開始幹,慢慢活就出來了。」他喜歡把寫作稱為「幹活」,他說自己作為一個寫作者本質上與農民工沒有什麼不同,天剛亮就起床,幹活到中午,吃點東西,繼續幹活。葉兆言享受寫作的過程,尤其是不停嘗試的過程。他寫作不喜歡列提綱,更不喜歡循規蹈矩。任何形式的限制對他而言都是喪失寫作樂趣的,是他這樣一個追求寫作樂趣的人所不能忍受的。《刻骨銘心》開頭用了四種敘事手法,一開頭,他茩姨g了兩個人的故事,一個是「無性」女人的故事,另一個是一個人去了哈薩克斯坦以後失去「語言表達」的痛苦。葉兆言說,這是他有意為之,是想要致敬契訶夫的《海鷗》。「《海鷗》的開頭特別冗長,是違背一般戲曲規律的,然而《海鷗》卻成了經典之作。」葉兆言也希望通過這種「違背規律」的寫法,來證明小說有很多種寫法,只要寫得好,只要寫得有力量,任何形式的敘事都是被允許的。寫作就是享受煎熬《刻骨銘心》20多萬字,寫了一年時間。葉兆言寫作非常自律,他每天堅持寫1,000多字,「我除了過年那幾天不寫外,其他時間每天都寫,我是沒有星期天的。」已步入花甲之年的葉兆言,說只要正常寫作,吃飯也香,睡眠也好,要是不寫點什麼,反而什麼都不好了。「寫作就是熬嘛,這就是寫作者的樂趣。」他說在《刻骨銘心》創作最緊要的關頭,曾連續工作20多天,每天寫10個小時,以至於每天散步去女兒家的時候都是「飄」蚢L去的,腦子極度缺氧。很多人勸他寫作不要太拚命,但他卻為此而感到得意,「這說明我還能像年輕人一樣玩命寫。」對他而言,每個寫作者都會經歷這樣一個過程,寫到一定程度感覺寫不下去了,但是熬過去之後,寫作就能順起來。在最難熬的時候,葉兆言也曾經對女兒說過喪氣話:「這可能是我最後一部長篇小說。」寫作過程中,葉兆言對每一部作品都認真對待,但作品完成後,他便不再回頭看,而是馬不停蹄地投入到新的作品中去。「我從不過高估計自己,每一次寫作,我都把它當作對以往作品的拯救。」這或許就是支撐他不停寫作的動力。「上一部作品完成後,你知道有不足的地方,只能在下一部作品中去彌補。」正因如此,雖然「著作等身」,葉兆言卻無法說自己對哪一部作品最滿意。「在我這裡不存在滿意這個詞,就像一個父親是不會評判自己的孩子的。一個作品完了就完了。寫作過程中認真不認真,是不是全力以赴最重要。」寫作不必刻意迎合有人曾評價葉兆言不迎合潮流。對此他卻笑稱,這是別人誇獎他的話。他只是覺得沒有人能說得清楚什麼是潮流,「別人寫武俠好賣,或許等你寫出來之後就賣不出去了。」所謂潮流是永遠無法追趕的,讀者也是無法迎合的。《刻骨銘心》冗長的開頭令不少評論家擔憂他會就此流失讀者,但葉兆言卻不這麼認為。在他看來,寫作是寫給與自己智力相當的讀者看的。如果讀者追求的只是一個故事,那不如直接把提綱給他。葉兆言說,現今社會寫作者與閱讀者就像是電燈的兩條線,只有兩條線連接,燈才會亮。讀者不是為了從你的作品中受到什麼教育或者啟發,而是尋找共鳴。不必刻意的還有文字的細究。葉兆言有茪憒r和排版「潔癖」,他不能忍受在一頁上面有兩個「但是」,也不能忍受標點符號出現在句子的第一格,更不能忍受在一兩句話中出現多次「你我他」。他坦言這是自己的寫作習慣,有時會在這些方面浪費很多無聊的時間,他勸誡年輕寫作者不必過分糾結於此,「寫作還是一種燃燒,過多糾纏於語文,沒有必要。對青年作家不見得是好事。」葉兆言強調,寫作最重要的是要有力量。他最近在讀雨果的小說,每次都會熱淚盈眶。但從語文的角度來說,雨果或許有些囉嗦。「一個好的文學作品能不能像火燃燒起來,比起文字的講究要重要得多。文學史上,文字精巧的作家多得很,但畢竟不是大作家。最重要的還是作品的力度。」文學不是土特產秦淮鶯歌,燈影交錯,是舊時的金陵。獵獵傷痕,刻骨銘心,是戰時的南京。這樣的南京,自然有最肥沃的土壤來滋養文學生長。葉兆言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的南京人,對於媒體給予《刻骨銘心》「最南京」的評價,他並不太認同。「我是南京人,但南京只是我『坐』蚍g作的地方。文學是世界性的,文學不是土特產,文學談論的是人類共同的話題。」他說,作家的寫作沒有辦法離開空間。「從空間概念而言,鄭州和南京沒有區別,只是因為我不熟悉鄭州,不好操作,何苦為難自己。」談文學的時候,談論的是這部作品好不好看,而不是說這是部南京小說,或者這是部河南小說。「文學中沒有地域性標準。」葉兆言一直把自己看成是文學隊伍中一個幹活的人。「幸運的是我能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幹活,而不必受制於他人的意願或者想法。」這也是他從不碰觸電視劇寫作的原因,「太不自由。」

﹛﹛(暮氪酴濟)陔貌扦鏍逜こ齪馱最ㄩ督昢鏍逜わ珛ㄛ翑薯笢弊こ齪ㄗ嫘豢ㄘ[孮帢鉏迤熔塯灚鉛

﹛﹛2018奻磁壎鎮湮陔謠萸謠萸珨ㄩ岈寞跡汔撰ㄩ2017爛笢弊鎮嶺侂爛頗奻ㄛ奻磁壎鎮※蚕肣埲踢§ㄛ鳳猾笢弊泬噤衪頗※踢齪岈§忷晻疤畎掖妅肴だ珅﹋袕■蟔つ威篸岈﹝籵徹栝弝极郤け耋ㄗCCTV5ㄘ眕摯栝弝弊暱け耋ㄗCCTV4ㄘ勤菴媼趣奻磁壎鎮輛俴肮祭眻畦ㄛ砃封擠蝯贏詎祰圖祫侂牬狨氐穔覺蟝黰薯﹝

﹛﹛※植湮倰昜珛鼠侗艘ㄛ珋婓奪燴奻砬す譙腔韓芛わ珛腔煉挩韋鼘痑炮醾珛救薹譥睎拌齪琭盈极艘ㄛ萇枍嫘豢彶輶玾祰漈麜講撰岆羶衄恀枙腔﹝§坻佽﹝﹛﹛訧蹋芞ㄩ控儔庈猿怢⑹苤迋繚議苤⑹俋劓﹝笢陔厙⑨迻扜﹛﹛珛翋迵昜珛跪衄麵揭﹛﹛壽衾萇枍嫘豢恀枙ㄛ控儔庈陳栠⑹議苤⑹珛翋卼埣佽ㄛ釴萇枍腔奀緊忒儂羶陓瘍ㄛ艘艘嫘豢珩穻疑腔﹝

﹛﹛蔬劼都笣錘模攽觼莉こ蠶楷庈部煦昴呇蔬綻牳玴炒癸鱣頃暱黤騷廎葴迕鱣麥艙齟鶻茛畎僱譏熉蜊篫狪幫袪婘犒承灰壧硩隅﹝﹛﹛蔬綻牳ㄩ輪爛懂ㄛ欱硈鰍藝啞勤牬腔詢彶祔ㄛ棧慾賸觼誧勤鰍藝啞勤牬腔欱硈①﹝

﹛﹛※⑤怢謗華腔華燴弇离睿汜怓遠噫眈侔ㄛ婓楷桯汜怓觼珛迵倎玿觼珛奻衄竭嗣腔僕籵眳揭﹝

﹛﹛坴佽ㄩ褫夔岆10%ㄛ珩褫夔岆20%﹝扂蠅囷囮竭湮﹝濘蘁譥鼮庠盚暺嘈齾俷珛蔥鰓幮楚ㄍ森俋擂肅陔扦9堎4梇巡壓為迓驉飩準繸芋9堎4梇巡應ゞ珍氈瑀A硉儷赯鰾炵黨遞嘉侚鉬缺紊厊嗩稂奡敦迓鷞模痔昜奩腔湮鳶笢腕眕倷湔﹝珨靡羶衄芵繞俷靡腔秏滅埜佽ㄛ坻婓珨跺沺嶄赽笢楷珋賸珨跺芛嘎﹝

﹛﹛森ヶㄛ褪悝諺植苤悝祫鞠爛撰扢离﹝掛棒覃淕祥躺蜊曹賸褪悝諺腔れ宎爛撰ㄛ珩党隆賸諺最醴梓﹝褪悝諒郤植俅俅蚰れㄛ褪悝模軗輛賸笢苤悝ㄛ蝥彖韥輔褓羹珜丑C床笭弝褪悝匼欱腔鑠欱笚膘貌婓粒溼笢桶尨ㄩ褪悝撮扲腔辦厒楷桯勤藩珨弇鼠鏍腔褪悝匼欱枑堤賸陔腔猁⑴﹝

﹛﹛蹕桻謠腔呤躓竅捺毤珩善部桯栳﹝

﹛﹛扂醴ヶ婓扢數悝埏諒忨輻鍰郖斐陔扢數諺最ㄛ踏毞衄倷睿跪弇纔蚸竘迶華煦砅撓郪悝汜蠅腔釬こㄛ懂輛俴輻埣晚賜腔抻枒﹝扂腔冪桄珩岆懂埭衾赻撩撓跺祥肮源砃腔輻埣冪盪ㄛ植扂婌爛婓ь貌湮悝陔恓換畦悝埏腔悝炾冪盪迵蜆鍰郖腔馱釬冪桄ㄛ婬善荎弊銘模眙扲悝埏迵著弊燴馱悝埏悝炾斐陔扢數馱最蚳珛腔冪盪ㄛ扂冪都祥蚕赻翋華蔚扂垀悝善腔換畦悝﹜扢數悝迵馱最悝腔眭妎賦磁善珨れㄛ甜紨祭倛傖睿俇囡峈赻撩腔斐陔源楊蹦ㄛ珨源醱渀勤絞狟腔扦頗枑鼎斐陔源偶ㄛ鍚珨源醱枑堤衄歎硉腔恀枙甜羲ゐ帤懂腔斐陔醴梓﹝婓涴悝ぶ腔忨諺徹最笢ㄛ扂祡薯衾峈祥肮蚳珛源砃﹜祥肮腔爛撰迵恅趙掖劓腔悝汜減膘磁釬斐陔腔す怢ㄛ忑珂猁賡庄腔涴郪肮悝勤衾傑庈觼珛极桄竭覜倓不疣=曈尕敏囡衛磄頛こ誕繺釋棚堈簋痾僱嚴anaㄛ督昢扢數腔輿觰艞炤蚾扢數腔挔儚靽ㄛ懂赻藒鉾贏夫腆頛す遙銅Jeffㄛ睿肮峈す醱扢數源砃腔挔蚑懘郪傖﹝

﹛﹛冪飭脤郪※跤薯§ㄛ痑模虜赽毀茬腔扡摯涽華莞ヮ假离硃野邈妗腔陓溼岈砐ㄛ蚕蔬犖⑹⑹巹萵抎暮﹜淉楊巹抎暮秜迶繩脹傖蕾蚳啤﹜婦偶趙賤ㄛ冪徹33棒※鎮嶺侂§宒腔衪妀ㄛ笝衾賒奻珨跺埴雛曆瘍﹝

﹛﹛涴窒魂雄荌砉腔晤爛妢ㄛ暫晊哿賸峈畢觴毀淏霰滌腔恅瓬槨翹え腔翋枙ㄛ衱嶺羲賸峈蜊賂羲溫翑哏腔恅瓬槨翹え腔唗躉﹝荌え僕匐摩ㄩ▲植捋え桵淰佽れ......◎﹜▲毞弊瑞堁◎﹜▲曹楊ヶ綴◎﹜▲釓漸檢陰◎﹜▲拻侐腔扺嫖◎﹜▲控極宎藺◎﹜▲蕨梫暺臐楚╮匯萹藸謫邿◎﹝[絳逄]峈槨癩禱屙陲翋炟峈濘瑟肮祩枙棵50笚爛ㄛ笢栝陔荌摩芶盪妢誹醴窒鼴扜秶釬腔84煦笘槨翹萇荌▲蚗箝腔濘瑟◎蔚婓笢栝萇弝怢萇荌け耋畦ㄛ掛え甜準勤濘瑟汜す睿翋猁岈慫腔婬棒隙嘈ㄛ奧岆蔚鞠弇絞測珂輛冼擽蹀袚磈卍赯期派疤邦勤跪俴珛※絞測濘瑟§腔桯珋ㄛ賤黍婓奀測滄厒楷桯腔踏毞ㄛ濘瑟儕朸悵衄蚗箝歎硉腔囀瞄垀婓﹝婓掛え撈蔚畦堤眳暱ㄛ笢栝陔荌摩芶厙桴粒溼賸鼴扜秶釬蜆え腔晤絳郪ㄛ泭坴蠅蔡扴淩妗濘瑟腔嘟岈﹝

﹛﹛絞毞坻恁瘍鎢奀ㄛ喃煦蕉藉賸齬蹈3腔睿硉﹜も髒掀﹜笭瘍脹嗣笱秪匼ㄛ玴空鰻3※AAB§倰竭壅羶衄羲堤賸ㄛ衱賦磁※壺豻媼§恁寁賸齬蹈腔綴謗弇ㄛ郔笝恁堤賸※AABCC§倰腔※22788§涴拻弇杅ㄛ鎗賸眻恁20捷ㄛ涴欴憩珨撼笢腕賸200勀啋湮蔣﹝(壽譴)

囀搯磃享驨驐熙準蛁隴ㄛ瘁寀諂峈掛桴埻斐恅梒﹝(孮帢鉏迤熊繭 )

蛌婥蛁隴堤揭ㄩhttp://www.nduh.com/Poetry/832.html